线条粗犷,渣比例
Mild Seven

傻缺风|圭攻|攻泉|【下村泉攻略妄想手册】

有病的P1~3

P4

吃午饭。

永井拿着刚打好的一盘饭,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

他刚坐下便见中野端着盘子急哄哄地往这儿赶来,不禁暗暗叹口气,感伤着自己怎么就不能离开这聒噪的家伙哪怕一秒。

然后这聒噪的家伙脚步就突然慢下来了,永井一看便知发生了什么。

下村也刚打好饭,正往这儿走来显然要去户崎那儿。

瞥见中野的眼珠正随着下村的头发一动一动,步伐也跟着越走越飘,一个主意浮现在永井脑海。

他偷偷摸摸跟到中野身后,悄悄等待下村距离最近的时候,然后伸脚一绊。

“呜哇啊!”中野应声而倒,且不偏不倚地撞到了下村

身边的桌角。

“……”

永井脸上一个大写的囧字,在极度尴尬的气氛里,他默默地退了回去,装作没有看到黑衣人兄弟们的眼神般地扒着饭。偷眼看到下村蹲下来问了中野几句话,中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等到中野坐下来,永井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

“……你怎么了?”不会是摔傻了吧,永井内心歉疚地看着他宛如打了鸡血的表情,偶尔心血来潮管个闲事却造成这么个结果,永井十分的不好意思。

“永井大人,你有没有发现命运女神居然那么眷顾我!”中野拍着胸脯,“下村小姐关心我了,看到了吗?这都是命运女神让我摔倒的结果!”

“哦。”还是让他傻下去吧。某命运女神一边扒饭一边如是想着。

 

P5

永井圭怀揣着一束花,手攥着一张纸条鬼鬼祟祟地在三楼徘徊着,像是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的捣蛋鬼,又像是吃多了胀气找不着厕所。

在第四次从东头跑到西头再从西头跑回东头后,永井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埋怨地瞟了纸条一眼。

329。这是这张皱巴巴的纸条上仅有的三个数字,不仅非常大,而且非常丑。

据说,这是下村泉的房间号。

自然,当中野如获圣旨般捧着纸条来到他面前时,永井的内心是拒绝的。

“一定要帮我啊永井大人!”中野哭嚎。

“不去。”

“这可是我出卖身体换来的重要情报啊!绝对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

“你知道平泽先生的袜子有多臭吗?”

“……”

“哎呀,举手之劳嘛。”中野讨好地抓着永井前后摇晃,“你不是正好要去那儿给户崎先生文件吗?”

“……要去你干嘛不自己去?”

结果中野恢复了一脸便秘的表情。

“不行啊…紧张得根本说不出话……一个词要结巴五六次……“他艰难地说道。

“……”

“所以一定要帮我啊拜托你了!”

“别晃了ibm都要给你摇出来了!”

 

永井在329门前徘徊者,一圈一圈又一圈。

他把中野那束扎得很粗劣的花拿出来,拂掉乱叶,又不自觉的理了理头发。托词在脑内演绎修改了好几遍,仍然觉得不尽如人意。

永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些什么。大概作为一个优等生两耳不闻窗外事地活到现在,第一次有这种经历感受也会十分特别吧,虽然这件事至始至终本该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事已至此,就尽人事帮这个笨蛋一把吧。

他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准备敲门。

然后他听到门内传来声音。

“紧急任务?拜托我午觉才睡两分钟会不会挑时间啊?估计又是要搬一堆家伙回来……好的好的,马上到楼下……“

永井刚吸进去的那口气还没来得及呼出来,大脑却率先当机了。下村泉?不不那声音那么粗……应该是……

在他搜索到答案的那瞬间,门开了。

 

“练字呢?”会议室里,刚眯了一觉的平泽好奇地凑到奋笔疾书的中野旁边,“这么勤奋…为什么是阿拉伯数字?”

“没办法啊,”中野叹息,“永井让练的,而且我数字本就写得丑,练这个也轻松点。”

“这种东西一定要从小抓起啊,像我也不咋地。”平泽拿了张纸“刷刷”写了九个数字,“这就是后果。”

“1,2,3……”中野皱着眉开始读那几个巨大且丑的数字,“9?为什么3后面是9?”

“是4……”平泽摇头,“小时候可没少挨老师骂。”

“哈哈我也是,20总被认成70!”中野仿佛找到同类般大笑起来。

 

永井与真锅一个门内一个门外,相对无言。

永井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刚才的腹稿自然是用不了了,因此现在他正努力去梳理思绪。

第一个蹦出的想法是,他为什么会在下村泉的房间里?

这一想法在他看到门的内侧挂着真锅的名牌后就得到了解决,于是永井立刻在心里把中野的列祖列宗问候了个遍。

第二个想法是,这大概会是一个误会。

第三个想法是,我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了?

永井想象了一下自己开门却发现外面站了个捧花男人的景象,的确有点惊悚。虽然他和真锅关系不怎么样,不过好好解释清楚还是可以做到的。

“抱歉,我只是走……”他一把把花藏到身后并开口说明,却发现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

一张写了寥寥几字的小纸片从花束中飞出,在空中悠悠旋转直至落地。

                                     祝你每天幸福快乐。

                                                                  Lave,N

这种时候他当然没兴趣纠正中野的拼写,因为他看见真锅的脸黑了。

“喂?真锅?你那聒噪嘴怎么不说话了?让我好不习惯啊。”电话里传来辫子兄的声音,“快点啊,联系人正催呢。”

“来了来了,什么聒噪嘴,说的明明是你好吗……”真锅挂断了电话,深深地看了永井一眼,然后快步离开了,仿佛身后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是一个误会。永井想,但他多半已经错过了解释的最佳时机。

——————————————————————————

对于数字丑被认错是真实故事……也不知道考试丢了多少分……

打的有点仓促,觉得无聊请不要打我

其实还有个文字游戏,因为nagai和nakano首字母是一样的,所以永井才说不清

要是真锅和shimamori也是一样就好了……

p78完结吧


评论(2)
热度(32)
上一篇 下一篇

© Mild 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