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条粗犷,渣比例
Mild Seven

傻缺风|圭攻|攻泉|【下村泉攻略妄想手册】

p1~3标准的挂羊头卖狗肉,反正是搞笑向的可以不大意的看


P1

“永井,我问你个事儿。”

当中野再次以一副吞了大粪的表情出现在面前时,永井圭还以为上吊的绳子给他扯断了。

“你需要减肥……”看到笨蛋疑惑的眼神永井赶忙住嘴,“到底什么事儿?”

“你知道什么和女性相处的好方法吗?”

“…哈?”

P2

永井从来没觉得中野这么烦过,烦到直接影响他的日常食欲。

“你说泉小姐是喜欢寿司更多还是喜欢饭团更多?“吃饭时他问。

“有什么区别,反正你做的都不好吃。”

“你说泉小姐爱用墨水笔还是圆珠笔?”研究forge安全大厦时他问。

“你管得着吗,你个半文盲又不写字。”

“你说泉小姐睡的是席梦思还是硬板床?“睡觉时他问。

“……你的妄想进度条貌似读的有点快?”

然后中野就开始不断游说永井帮他想办法增进与下村泉的关系。屡战屡拒,屡拒屡战,除了静坐思考时没来烦人外整天就像个蚊子般嗡嗡不止。

永井也很无奈。他自己的感情史就是张白纸,哪还有多余的情商匀给中野撩妹?还不如去找他的黑衣人好兄弟,看平泽那张疤脸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人。

平泽: “其实我的疤是做菜被锅烫的。”

“谁信啊?你拿锅做面膜吗?”
然后中野继续开始烦。

“你提要求。”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你帮忙我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实亚人也蛮好的。永井想。发毒誓从来不用考虑后果。

他稍作思考,写了张条子扔给中野:“那行,做到这些我就帮你。”

 

*思考、训练、吃饭、睡觉时不许吵

*每天练五版字

*吃饭不许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看到下村不许发春

*睡前倒立唱五分钟国歌

*尝试劝导小仓先生戒烟,户崎嘲讽我时要嘲讽回去

*叫我“大人”

 

一开始永井还认真思考了几个中野的日常陋习,越往后却越有了主意,干脆就这么恶心他一下,让他知难而退,也许以后就不会再烦人了。于是越往后画风越诡异。

看着中野逐渐开始印堂发黑,永井心底不断叫好。

结果他豪气干云地一拍桌子:“就这么定了!我会努力达成的,女王大人。“
这句称呼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永井一笔戳穿了地图。

“‘’女王‘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漫画里不是很多吗?而且莫名觉得很适合你嘞,有什么事呢。“

“适合你个球啊?要是再叫信不信撕了你的嘴。”

“…不是你让我叫的吗?”

“算了吧那种羞耻play一样的东西…忘了它好了。”

怎么可以?“中野大惊,“大丈夫说一不二,放心我一定会达成的,女王大人。“

“给我滚蛋!“

P3

中野:“我喜欢你。”

永井:“滚。”

双人间除了杂物堆外仅剩的空间里,中野左手贴胸右手持报纸卷,正演技浮夸地表现自己求爱的赤诚。而站在他对面的“心上人”则双手抱胸,一脸的鄙弃神色。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决绝?”中野哭丧着脸,“自信都给打击没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咸湿?”永井看都不看他,“能成功就有鬼了。”

作战计划几已成型,因此永井才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户崎选的地方真心鸟不拉屎,不仅没好吃的,闲书也没有几本。在这种百无聊赖的情况下他倒也难以拒绝中野的求助,帮他研究告白方式。

但现在永井后悔了,极度后悔,他真想回到几分钟前掐死那个点头的自己。

如果他当时没有答应。永井不禁浮想联翩。他可以在这个树多凉爽的屋外散步,可以坐在石凳上思考人生,可以与平泽先生聊未来,可以和小仓先生谈设定。

多么的安逸,多么的愉快。

但是现在,他正为了装女生而在头顶夹了一朵报纸做的蝴蝶结(中野强烈要求因为这样好入戏),抱着胸靠在墙上看一个智障一边妄想一边演着罗密欧与没有谁的独角戏。

Act1

中野攻【羞涩地扯着衣角】:下村小姐,可以听我说件事吗?

下村泉(伪)【微笑】:你说吧。

中野攻【继续羞涩地扯着衣角】:其实,呃……我……

下村泉(伪)【继续微笑】:别紧张。

中野攻【还是羞涩地扯着衣角】:我我我……我…喜喜……欢欢欢欢……

下村泉(伪)【一脚踹向中野攻并且咆哮】:你能不能少结巴几句?还有别扯你的破衣角了不知道户崎这儿的鬼衣服碰水就缩一拉就长吗?

Act2

中野攻【悲伤地睁大眼睛】:你真的不能答应我吗?

下村泉(伪)【垂下眼睫】:恩……抱歉。【决绝但礼貌地】

中野攻【悲伤地把眼睛睁得更大】:你真的真的不能答应我吗?

下村泉(伪)【慢慢点头】:我说了,真的不行。

中野攻【悲伤的眼睛睁得巨大】: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能答应我吗?

下村泉(伪)【有些不耐烦】:真的不行啊。

中野攻【决眦】: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能……

下村泉(伪)【怒踢飞并且咆哮】:要我说多少遍?还有你的台词和动作能多样化一点吗?

Act3

中野攻【走到窗边动作浮夸地拉开窗帘】:看,今夜月色真美。

【天边炸响一声惊雷】

下村泉(伪)【白眼】:看,天公都被你恶心到了。

Act4

中野攻【单膝跪地深情地】:啊,下村小姐,你是黎明的第一束光,照在我的心房久久不离去;你是黄昏的最后一道霞,给予我度过漫漫长夜的力……力啥?力道?力气?

下村泉(伪):力量。

中野攻:哦哦力量……【挥舞报纸卷】请收下这束花,接受我的仰慕,我愿意一生为你…那什么前马后的劳作,你是我永远的女王大人……干什么放幽灵?

下村泉(伪)【靠墙掰指节】: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听着就来气,去死吧。

【中野攻死亡】

【全剧终】

也许有的TBC


评论(15)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Mild Seven | Powered by LOFTER